網頁

兩個瑜珈故事

納拉達的故事

 

在代瓦路卡(Deva Loka),或者說神住的地方,有一位聖人,名字叫做納拉達(Narada),就像我們這裡有偉大的瑜珈修行者,在諸神之間也是有的。
  

納拉達到處旅行,有的時候會到地球上來看看我們做得如何了。有一天他經過一座森林,看到一位瑜珈修行者已經打坐了很久很久,螞蟻在他身體四周已經築了一座蟻丘。瑜珈修行者看到納拉達,說:

「先生,你要往那兒去啊?」
「到天上去,到濕婆神住的地方。」
「噢,你可不可以幫我在那裡做點事?」
「當然可以,我能做什麼?」
「你可不可以幫我問問濕婆神,我還要在這裡坐幾生幾世?我已經在這裡坐了很久很久,請你幫我查一下。」
「好的。」

納拉達又走了好幾英哩,看到另外一個人,可是這個人高興得又唱又跳……當他看到納拉達時,他說:

「嗨,納拉達,你要往那兒去啊?」
「到天上去,到濕婆神住的地方。」
「噢,那太好了,你可不可以問一下,我還得這個樣子多久?」
「當然,我會的。」


很多年後納拉達碰巧又走了同樣的路線,他看到了第一個人,這位瑜珈修行者認出了納拉達,

「納拉達,你還沒有回答我呢,你有沒有回到天上啊?神怎麼回答的?」
「我問過了,神說你還得再待四世。」
「還要……再…再……四世!?難道我等得還不夠久嗎?」他開始大叫和悲傷地慟哭。
 

納拉達向前走,看到第二個人,還在那兒又唱又跳。

  「嗨,納拉達,怎麼啦?有沒有我的消息?」
  「有的。」
  「那麼,告訴我。」
  「你看看那邊的那棵樹。」
  「看到了。」
  「你能不能數一數上面有多少葉子?」
  「當然可以,我有這個耐心的,你要我現在就數嗎?」
  「不,不,不,你可以慢慢地數。」
  「但是這跟我問的問題有什麼關係呢?」
  「嗯,濕婆神說了你還得待跟樹上葉子一樣多的世代。」
  「喔,就這麼多啊?至少這些世代是可數的,現在我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了,那很好,我可以很快就結束了。謝謝神,它沒有說我得修完整個樹林的所有樹葉一樣多的世代!」


就在這個時候,一輛美麗的轎車從天而降,駕車的人說:

「來吧,請上車來,濕婆神要我來接你的。」
  「我現在就去天堂?」
  「是的。」
  「但是納拉達剛剛才說我還得先轉好幾世呢?」
  「是啊,但是你好像已經準備好了,而且樂意去做它,所以,何必等呢?進來吧!」
  「那麼另外一個人呢?」
  「他還沒有準備好,還得再等幾世……就讓他繼續等,讓他多練練吧。」
 

※《巴坦加里的瑜珈經》I.13 在不斷的練習與不執著下,努力使心靈穩定、不變的過程,謂之練習。

 

想一想,你是怎麼練習瑜珈的,可以跟大家分享嗎?




三個基督教士

 


「三個基督教教士的故事」告訴你持久、穩定、不斷的瑜珈練習,可以得到很好的結果。

 

 有三個基督教的教士,他們是很純潔、虔誠的隱士,隱居在一個無人的小島上,以便能夠安靜的修行。當他們來到這個小島的時候,他們還很年輕,每天只需要花少許時間來打理他們的生活起居,像種小麥、養花、做麵包等,他們利用所有空閒時間來修行,像讀經書、頌經、禱告等。


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了,他們也漸漸老去,身體慢慢的衰弱了,體力已經大不如前,他們得花較多的時間來照顧身體,沒有太多的時間來做靈性的練習。他們愈來愈老了,老到時常忘記他們來到這個島嶼以前所學的所有靈性練習,現在他們每天只有一個靈性練習,他們得手牽着手,以免跌倒,他們走到小島的東邊,向太陽一鞠躬,重覆的唸着︰「祢們是三個(三位一體),我們也是三個,請賜福給我們,給我們和平。」

有一天這個地區的主教,正在訪問所有基督教的隱居修士,恰巧經過這個小島,看見正在祈禱的三位教士,於是他決定要訪問他們。

他將船靠近岸邊,上岸向三位教士走過去。三位教士看見主教過來,趕快迎向前去,他們想親吻主教的腳以示尊敬,但是他們實在太老了,甚至無法彎腰,他們的衣衫襤褸,但是因為他們每個人都戴了一個十字架項鍊,所以主教認識,知道他們是基督教教士。

於是主教開始詢問他們在這裡住了多久?每天是如何做靈性的練習?三位教士回答:他們現在一天只有一次的靈性練習,因為其他的練習都已經忘記了。主教要他們示範是如何的練習,於是他們就將剛才所說的禱告詞說給主教聽,主教聽了之後說︰
「我從來就沒有聽過這個禱告詞啊?」
「難道你們連『我主耶穌』的禱告詞都忘了嗎?這是基督教裏最重要的禱告詞啊!」

三位教士感到非常的慚愧。

主教決定要親自教導他們頌唸這一段禱告詞,但是三位教士實在是太老了,他們簡直就記不住,主教很有耐心的教了一遍又一遍,一直教到天黑,最後主教說他該回去了,教了一整天,大概記住了吧!

於是主教告辭,回到船上,離開了這個島嶼。十五分鐘以後,船夫突然叫道:「有一道強光向他們船的方向照過來,愈來愈近!」當他們看清楚時,發現是那三位教士,正手牽着手走過水面(他們已成仙),他們被那神聖的光芒包圍著,三位教士朝著主教大喊︰「等等,等等,還不要走,因為我們已經忘記你教我們唸的禱告詞了。